陷入沼泽(陷入沼泽地)

我在四川的一个边陲小镇经营一家旅馆。是一家很小的旅馆,只有7个房间。老房子在镇上,独栋4层,1楼是麻将馆,公公婆婆经营。2楼旅馆,我独自经营。3楼4楼自住。

遇见他是在一个晚上,正直中秋假期。那天刚和老公一起在外吃饭回来在楼下休息。他走进来,脸上带笑,问还有没有房间。我转身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晓得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相处的男人。

我带他上楼。让他走前面,他回头对我点头致谢。脸上带笑。

“你们这里有几个房间?”

“一共有7个房间,但是现在只剩下6个房间。有2个标间,4个单间。你是要看标间还是单间?”

“都要看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对话结束,刚好到2楼,我把剩下的房间打开给他看,他大致看了一下,问了价钱,然后决定入住。

“我还有一些伙伴,所以要两个标间,2个单间。我们住的时间比较长,大概半个月左右。另外还有一些线和工具需要放一下,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地方?”

老房子年久失修,走廊上的灯因为年月已久,灯光微弱。他站在昏暗的光晕下看着我的眼睛,脸上带笑。

“好的,我让我老公给你们找地方。”

我便下去带着孩子上楼洗漱睡觉了,让老公安排他们入住。

此后两天我因为有事外出,没有见过他。第3天上午婆婆突然对我说“你要不要去2楼看看那个小伙子,他一来就感冒了,看样子挺严重的。”

“哪个小伙子?”

“就1号房间里的那个人,你是老板,去看看咯。”

我才想起来那晚入住的那个男人。我也还没有见过他的工作伙伴。我便去2楼敲门。他来开门,手里还拿着纸擦鼻涕。他看见我有些惊讶。

“听说你生病了呀?”

他显然更惊讶了,“是的,有点感冒。”

“那严重吗?买药没有呀?我去给你买点感冒药吧。”

“买了买了。快好了。谢谢哈。”他突然笑了,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。

“哦,那就太好了,婆婆还担心你来着。”

“噢,帮我谢谢阿姨吖。那个,老板娘,我能不能换一个房间。我觉得这个房间有一点凉,总觉得睡不暖和。”

我看着他,当下有点惊讶,第一次听见一个大男人说睡不暖和。但我当时什么也没有说,马上帮他把房间从1号换到向阳一点的5号房间。

此后两天另有人入住,没有再见过他。倒是经常看见他的工作伙伴,经常结伴外出吃饭。他们一行一共5个人,之前有6个人,走了一个。另外4个人住两个标间。

倒是婆婆常念叨“今天看起来那个小伙子还不错,感冒应该好了。”“今天早上多煮了一碗稀饭,刚好看见那小伙子下楼,就叫他一起吃了。”

是在第5天下午再看见他。我当时忙着上楼,他下楼,在拐角处差点撞到。

“噢,不好意思。你下楼啊。”慌乱中我赶忙打招呼。

“嗯。有点事。”他说。然后他让我先走。

我刚走两步听见他在后面说“那个,老板娘,加个微信吧,我等下转房费给你。”我诧异,随即拿出手机说“你把房费直接扫给我吧。”他又笑了,他说“不是,我后面还有事情要跟你说,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,直接加我微信吧。”我便返回去,记下他的电话号码。

他说他的电话号码,声音并无特别。我在旁边用手机记下,并未抬头,但感觉他是笑着的。

“需要拨打一下吗?”

“可以。但是我的手机现在没有带在身上,在房里充电。”

我便打过去,听见手机里传来电话铃声,随即挂掉。然后我上他下。

我忙完事情,突然想起2楼的盆栽许久未浇水,我便去2楼浇水。那盆盆栽正好置在他的房间边上,他房门开着,正在忙事情。我浇完水正准备走,听见他喊我。

“哎,你没有加我微信啊?”

我才想起来我当时并未保存他的电话号码,也没有加他微信。

“不好意思啊,刚忘记了,现在加。”我在他的注视下在通讯录里找到他的电话号码,然后点击“加好友”

“你通过一下。”

“已经加上了。”

是在晚上6点过才看见他半小时前发起的一笔转账。外加两条微信。

“老板娘,麻烦明天先退掉一个单间。我这个房间先退掉。”

“不好意思。”

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,完了,又要少收一个房间的钱了。

“你明天要走啊?”

“是的。明天有事要先离开一下。”

“噢,那好的。你明天大概什么时候走?我明天上午有事不在家,你离开的时候麻烦把钥匙交给公公婆婆手里。”

“或者放在房间桌子上。”我又加了一句。“千万记得吖。”

他回了语音“没问题,如果明天阿姨不在,我把钥匙交给我同事也是一样的,你直接找他们拿。”

“我主要是不想换锁,太麻烦了。祝你出行顺利呀。”

然后他发来语音。3秒钟。

“知道啦,知道啦。”然后他笑了。

就是这3秒钟的语音,我的心瞬间鼓动起来,我听见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。随即我做了一个决定。下楼去找他。

陷入沼泽(陷入沼泽地)

他房门关着,我敲门。

“进来吧。”我听见他的声音,突然感觉紧张。

他看见是我显然很惊讶。

“怎么啦?有事吗?”

“噢,没事。想当面跟你对一下账。你明天不是要走了嘛,之前你转给我的房费还有剩20块,你刚转的钱要明天才生效。你做好记录没有?”

显然他没想到我是来说这个,他看着我的眼睛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笑了。随即他打开电脑。

“其实没事的,我有做记录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”

他把文档打开来给我看。因为我眼睛近视,我便俯下身去看文档里的明细,他也靠过来,跟我一项一项对。

他靠过来的时候,我闻见洗衣皂的味道。没有烟味,没有酒味,没有其他男人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。是干净的,清冽的味道。

我有点失神。

“你挺认真哈。”

我有点窘,心想他会不会认为我太小气。

“但是你是对的。账一次次算清比较好。”

我便放心下来。

“我也是这么觉得。钱的事情,一次次算清楚才好。”

他又笑了。

“你们是湖南过来的?我看见你们车牌是湖南的”我随口问。

“嗯。是的。湖南过来的。”

“不是说要住半个月吗?这才几天呀?”

“是的,我后续还会再过来,我们还没有开始干呐。主要是公司的方案还没有下来,我们先过来看看情况,后面再跟进。”

“噢,这样啊。”我稍微拖长了尾音。

他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日历,“今天23号,28号2号房间也要先退掉,国庆节到了嘛,两个小伙子要出去玩,假期结束后再过来。”

“喔。”我低着头继续拖长尾音。

“你放心,我们肯定会再过来的。”他估计听见我话里的失落,再次笑了,声音大了一些,“说好要住半个月的,你放心。”

我大窘,心想,谁在意这个。

“好吧,我暂时信你。祝你明天出行顺利吖。”

我笑着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此后许多天未见。但我反复听了许多遍那3秒钟语音,我听见他在语音里笑。那声音爽朗,开怀,又带着点无可奈何。

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才能合理的联系他。

期间也有说几句话,但都是我自以为是但又无关紧要的“正事。”他的回复也渺渺。

比如28号他的两个同事退房了,我微信告诉他。比如我打算买一个脱水机放在楼下给他们洗衣服脱水用。

我看着他的微信头像,他的头像应该是他的女儿。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。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

“你喜欢吃山楂吗?”

“你要给我寄吗?”

“噢,不是。是肖战代言的怡达山楂制品要官宣了,很好吃。你喜欢吃吗?可以买一些尝尝。”

没想到他的重点跑偏“你喜欢肖战?”

“嗯,是的。他长得很帅。”

“没想到你是追星女孩。”

天,我大囧。

“哈哈,没办法嘛,我是颜控。肖战真的是长在我的审美点上。但是他人也是特别好的。”

然后我发了一些怡达的图片给他。

“这些都很好吃,没有加糖,所以不用担心牙齿。山楂陈皮都有助于健胃消食,可以给家里小朋友买一些。”

我像一个超市里的销售员,孜孜不倦地推销肖战代言的产品。但天才晓得,我很紧张,心想也许他真的把我当成了肖战的脑残粉,随便逮着一个人就推销他代言的产品。

但是他后面没再回。

哎,搭讪失败。

然后到了国庆节。1号早上我带孩子出去玩,在车上盘算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给他发了一条微信。

“国庆节快乐吖。”

“祝你同乐啊。”

“你祝一个天天都在假期中的人节日快乐,其心可诛啊。”

“哈哈,那祝你跟我们一起更加快乐。”过了很久他才回过来。

我看着这条微信,实在不晓得该怎样回。便没再回。

有一天晚上我洗澡出来,把他之前发给我的那条3秒钟的语音翻出来听了几遍,抬头刚好看见书架上的隅田川咖啡,便有了主意。

“你喜欢喝咖啡吗?我这里有一盒肖战代言的隅田川咖啡,留给你吖。”

“哈哈,谢谢。”他秒回。

“主要是太苦啦,朋友都不太喜欢,我都送不出去了”

“哈哈,加糖呀。”过了好一会他才回。

“兑牛奶可能会好些。”我回。

然后又围着咖啡说了几句乱七八糟的,但我感觉的到他的敷衍。便没再回。

之后兴趣索然,没再找他。6号早上收到他的微信,他告诉我他的两个同事今天晚点回到,留一个标间。我的心再次鼓动起来。

“好的。”我回。

其实那时我想问他什么时候过来。但又觉得太急切了。

“这两天这边降温了,你叫你同事多带点厚衣服噢。”

“很冷吗?”

我截了一张天气预报的图片发给他。

“气温不是很低,但是刮风。稍微瘦点的都能给吹走。”我自以为很幽默。

“哈哈,那你放心吧。”

“估计你们运气不太好。你们之前来的时候天气就不好,走了之后天气好的不像话,你们要来,又要开始下雨了。”

他没再回。我郁闷的要死。

第二天早上收到他的微信,他晚点回到,让留房间。

“好的吖,还是之前你住的那个房间吧,那个房间向阳一些。”

一直到晚上上楼他都没有到。

“你大概什么时候到吖?”

“会晚一点噢,9点之后吧。”

“好的,如果你到了之后楼下大门已经关了,你可以给我打电话,我下来给你开门。”

是在第二天下午才见到他。

3点过才看见10分钟前他发起的一笔转账。

我没有收,给他发了微信“你回来了吗?”

“是的,刚回来。”

“你在楼下吗?”我等了大概几秒钟,没有等到回复,便拿了咖啡下楼去找他。

他门开着,刚走到他门口,手机收到他的微信。

“我在房间。”

我环抱着双手靠在门边敲门。他抬头笑着看我。

“你什么时候到的吖?”

“有点晚了,估计你已经睡了,就没有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喔。”我拖长尾音,慢慢踱步进去。他坐回桌边继续未完的事。我把揣在兜里的咖啡拿出来递给他。他抬起头来看着我,有点惊讶。

“呐,给你。说了给你留着的。”我故作镇定。

他便笑了,接过去搁在桌上。

“谢谢哈。你还蛮有心的。”

“我们还是把账对一下吧。”我说。

他便再次打开电脑,他坐着,我站着,我便看见他头顶有一小块秃顶。我轻轻地笑了,他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我。我摇摇头,然后去看电脑上的明细。

我们一项一项地对完。然后无话可说。我有点失望,但也没办法,只得离开。

之后他们似乎一直很忙,以前没在意,后来我特意观察,才发现他们早上6点过就出门了,中间偶尔他的同事会回来,然后他们要到晚上7点左右才回来。

很难与他见面,又找不到话题与他微信,我便有点焦急。

一天晚上我跟朋友在楼下闲聊,他们一行人刚从外面回来,他同事上楼换衣服,他在楼下等他们。我当时正拿手机在跟京东客服沟通物流的问题。发现他向我看过来,我慌忙跟他打招呼。

“你们每天都是现在才回来吗?”我看了看手表。

“嗯。今天有点晚。”

后无话可说,我没来由地紧张起来,慌忙低头看手机。

没想到他却突然靠过来,“你在看什么,这么认真。”

“我买的怡达的山楂糕还没有到,跟客服沟通呢。已经10天了。”我把手机屏幕拿给他看,他俯身认真看了一会我的手机,然后笑了,说“嗯,是蛮久的。”听见他的笑声,我的手掌都浸出汗来。老天,那天真的很冷,我穿的羽绒服哎。

第二天我有事外出。回来时已是下午,山楂糕到了,刚好他在家。我就拿了一袋山楂糕去楼下找他。他正在吃饭,我敲门,他抬头看是我,愣了一下才笑了。

“现在才吃饭呀。”

“嗯,刚把事情弄完。”他看着我,停顿了一下又说“你今天穿的很好看。”

轮到我愣了。我看了看身上藕色的大衣和黑色的皮鞋,“是吗?谢谢啊。”我把山楂糕递给他,他又愣了一下才接过去。

“谢谢啊,多少钱,我转给你。”

“不用钱,朋友都有。而且你刚刚还夸我了。”我笑。

他也笑了,很爽快的声音。他突然伸出手,“那握一下手吧。”

我看着眼前的那一只手,再次紧张起来,心跳有点急,有点乱,有点期待。

我迟疑了一下才握上去。他的手很大,很温暖。我悄悄使了一点劲。

“你的手很凉哎,是不是冷呀你。”

“噢,是吗?”我把手收回来,揣进兜里。“我一到冬天就是这样,手不容易暖和。”

“那你要多穿点。但是你今天这一身很好看。”

我平常衣服都是以舒适为主,很少特意搭配。他突然这样称赞,说实话我当时很害羞。

大概是因为这一袋山楂糕,我们的微信对话逐渐频繁起来。

“你们是做什么的呀?”我终于敢随便找话题聊了。

“给中石油做检测的。”

“噢,盗墓的。”

“嘿嘿,不是噢。”

“掩耳盗铃。我可能会举报你们。”

“哈哈,你不会的。”

诸如此类的对话,毫无意义。但我乐此不疲。

一天早上6点过我在楼上听见楼下车响,看见他们正准备出门。

“你们每天都这么早出门吖?”我微信给他。

“吵醒你了吗?”

“不是,其实我每天都起很早,每天都目送你们披星戴月。你还说不是盗墓。”

“哈哈,那你睡眠蛮少哈。你暂且这么认为吧。”

然后闲聊了很久。

“我想我得提醒一下你,我觉得你脸色看起来不是太好。我建议你看一下中医,调理一下身体。”

“呃。我睡眠不太好,失眠,医生诊断是焦虑症。”

“那吃过药吗?”

“有,也吃过褪黑素,但没什么效果。”

“我建议你看中医,因为你没有器官上的病变,只有喝中药慢慢调理。”

“后面再说咯。”

我回的敷衍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669989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17:02:55
下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17:05:43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